草莓视频免费下载无限免费版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!

二皇子自然明白邵天羽话里的意思,眼看着自己身边的千凤又要炸毛,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过去。

“有劳邵将军挂怀,我会好好教导她的。”

邵天羽的为人向来直爽,真要打仗,他不会怕,但是人家一对他客气,他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虽然他只是实话实说,但对方好歹也是个皇子,被他这么教训,怎么看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要不是因为他的主子是墨玄珲,想来也不可能有现在这种局面。

不过,他还是无法对跟他客气的人说什么太过分的话出来,只能转身,让暗卫们先下去,自己在去找墨轩珲。

前脚他才刚一离开,千凤就开始跟二皇子撒娇了。

“皇兄,他算什么东西,也敢教训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如果可以,二皇子恨不得把这个妹妹的嘴巴给缝上。

“我不管脑子里想的是谁,心里爱的又是谁,现在,都是东华的未来太子侧妃。”

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

虽然以往这位二皇子也经常教训千凤,但是却是第一次以这么严肃认真的表情,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。

千凤公主被这样的他给吓了一跳,甚至怀疑,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哥哥。

其实,她不知道的是,二皇子现在面临的是西沧的夺嫡之争,他的任何态度都有可能被放大。

在这个基础之上,他对任何人的和气,都是为了有一天有可能会用得到,并不是真的发自真心。

在他看来,这是身为皇家人的无奈,毕竟,他不为自己谋划,别人就会谋划他。

不过,对于千凤,她跟自己之间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利益牵扯,小时候也的确是真心相处过的。

现在,她又因为自己,远嫁异国他乡,联姻的对象却又不是她的理想中人,这其中的落差,可想而知。

所以,本着兄妹一场的情分,这位二皇子还是决定在劝劝她。

“千凤,真以为我是为了自己,才把嫁来东华的么?就算在单纯,也应该明白,西沧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留在那里,就算不帮我,也一定会被别人给利用,到时候,的后路能不能活都不一定。”

想到皇家夺嫡的残忍跟血腥,就算是他一个大男人,也难免背后冒汗。

这不但是皇位之争,更是生死之战,他们连想要拒绝参战的权利都没有,这是从他们出生起就命中注定的。

“看起来,现在是远离故土,其实,又何尝不是保自己的办法呢?就听皇兄一句劝,炎王于,没有半分情谊,就算费尽心机,耍尽阴谋手段,他现在没看上,以后也不会看上。以现在东华的形式,太子并非是最差的选择。”

虽然墨玄珲后来表态,千凤的归宿,完取决于他们自己,即使不嫁到太子府,墨玄珲也不会说什么,更不会改变什么。

可是西沧的二皇子翻来覆去的想了这么久,仍旧是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,联姻,必须成。

作为夺嫡的一员,他从来不嫌自己的助力多,要不然也不会处处都表现出谦和的一面,跟任何人都交好了。

太子是蠢,那也是太子,鬼知道什么时候可能用得着呢。

只是,这些他都没有跟千凤公主明说而已。

“好歹也是西沧的公主,只要不惹祸端,想要锦衣玉食一辈子,并不难。毕竟,东华还不想跟周围所有的人都开战。至于说炎王,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,所以,跟太子……后面是大统也自然是会顺遂。前提是,别作妖,太子也别作死!”

二皇子自认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的地步,该说的,不该说的,他都快掰开揉碎说了。

墨玄珲要是想造反,估计现在已经没有东华帝这一脉什么事了,还会等到自己重伤么?

他实在不明白这些人都跟防小人似的防着墨玄珲是为什么。

不过,就像他说的,生在帝王家,很多东西都是不由自己选择的。

前提就是,太子千万别作死,还可以顺利登基称帝,要不然,真给人逼急了,就算不想爬上那个位置,也会把他们先拉下来。

况且,五皇子是瞎子,不能坐上那个位置,不是还有四皇子么。

虽然四皇子为人低调,甚至低调到了都快被人遗忘的地步,不过,从小就在宫廷长大的他来说,这一点障眼法并不值得信任。

就单凭东华帝的三个儿子之一这个身份,他想低调,都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特别是他跟五皇子不同,是个非常健的人。

这样的人说低调,根本就是刻意为之,也就糊弄糊弄小孩子。

太子不作,炎王不反,四皇子忌惮墨玄珲,不管是龙是虎,也都得盘着,卧着。

以墨玄珲更希望看到百姓和平,安居乐业的性格来看,只要不是太过昏庸,他基本是懒得管的。

太子自己作死,不管是墨玄珲自己当皇帝,还是推举四皇子,他们的死期也就都差不多了。

所以,这么相比较下来,嫁给太子,其实是最保险的。

“命在自己手里,接下来该怎么办,就看自己了,我能提醒的,也就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这次他在离开,连他自己都不确定,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再见面,就算活着,天南地北的,恐怕也难。

这也算是他为这个妹妹尽的最后一份心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安逸居的门口传来脚步的声音,原本低着头认真听训的千凤公主立刻抬起头,双眼放光的盯着那个门口。

可是,没想到她日盼夜盼的人没出现,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却出现了。

“慕朝烟……怎么是,炎王殿下呢?”

听她开口说出的话,西沧的二皇子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看来,自己刚才说的那些,都白说了。

不过,慕朝烟却没有太过在意千凤的态度,而是在走到他们面前之后,脸上挂起了得体的笑。

“听说二皇子带着千凤公主要对本妃负荆请罪,王爷说,这是我自己的事,理应由我亲自处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