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杏爱视频在线

妖凤之血!

柳莺的一番话,惊动了虞渊,令他也差点被口中的葡萄给噎着。

干咳了两声,虞渊匆忙将抢夺自柳莺的一颗颗紫晶葡萄,一股脑儿地塞入口中,囫囵吞枣地咽下。

丝丝缕缕温润灵力,涓涓细流般,朝着黄庭小天地汇聚时,他才又深吸一口气,神情凝重地问道:“魏凤体内,流淌着妖凤之血?!”

“不然呢?”柳莺斜了他一眼,娇哼道:“如果不是那只老妖凤的血,陛下也不会忽然改变态度。不是那只老妖凤的血,雷宗、寒yīn宗,还有隐龙湖,怎么会兴师动众呢?”

就这么一会儿,她又啃了一个香梨,将果核随手扔掉。

她脚下一堆新扔的果壳果皮。

拍拍手,拿出湿手绢,她自顾自地擦拭。

看她的样子,该是暂时吃饱了。

她两手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姿态不雅地仰躺着,明眸看着璀璨星空,一只脚抬起来,翘在另外一个石台,轻轻晃荡着。

相貌甜美的她,一双美腿居然颀长笔直,她所穿的鹅黄sè长裤很贴身,使得其美腿摇晃时,曲线美感十足。

她浑不在意,虞渊和她相隔极近,也没处处戒备,去严加防范。

软萌大眼少女粉嫩公主裙清纯气质居家写真图片

陨落星眸和她心意相通,这位暗月城的同龄少年,此刻在她的地盘,还是比她弱了一截的黄庭境……

能玩出什么花样来?

在柳莺心底,不论虞渊如何拼命,只要是在陨落星眸,就绝无可能伤其一根毫毛。

而先前,她之所以没有大动干戈,乃是因为虞渊抢夺的,不过是她手中的那一串紫晶葡萄,而不是想要对她下杀手。

抬头仰望璀璨星空的她,丢出魏凤妖凤之血的秘辛,就不再讲话。

她在给时间,让虞渊自己去消化。

“暗月城,虞渊,徐姨和魏大哥,在哪里知道的他?柳载河那个不成器的家伙,真的因为他,因为剑宗的陈清焰死掉的么?”她时而瞥一眼虞渊,暗自思量。

柳载河乃柳家的旁系子弟,她从小就不喜,这位名义上的堂哥,早年因为修行天赋不佳,性格yīn郁孤僻,和族人都不太接触。

待到柳载河,忽然发现在炼药一道有天赋,突然就开始在族内频繁出没。

族内很多老人,终于在他的身上,投注了一些些眼光,令他愈发骄傲,如一只花孔雀般,在帝国四处结交同龄伙伴。

本性格孤僻yīn郁的柳载河,摇身一变,忽然变得温和阳光,从而得到了很多美誉。

可天生心思剔透的她,每一次看到柳载河,都能破开其层层伪装,看清其内在本质。

在她眼中的柳载河,从未改变过,依然yīn郁孤僻,骨子里还充满了恶毒的念头,只是懂得以虚伪嘴脸,去伪装内心的真实。

因为看透,所以柳载河对她蓄意的讨好和结交,都被她拒之千里之外。

也是如此,听闻柳载河在yīn风谷失踪,,她古井无波,连丁点的伤心难过都没,甚至……还有一丝丝庆幸。

“魏凤,妖凤之血!”

沉吟半响以后,虞渊突然双眸锐利地,盯着她

,说道:“魏凤是神威帝国现任陛下,亲哥哥的女儿。她的妖凤之血,应该……”

“你疯啦?你想什么呢?”

柳莺吓了一跳,晃荡的那条笔直美腿,都猛地一抖后停下。

她狠狠地瞪着虞渊,小虎牙咬的嘎吱作响,指着虞渊的嘴,急道:“你可千万别胡说八道!那位妖凤可是长居妖神殿,是在整个浩漭天地,排名前三的旷世妖神!如她般的存在,怎么可能瞧得上神威帝国,区区一个皇子?”

妖神,神力通玄,感知力无比恐怖。

那位在整个天地的妖族当中,都能排名前三的妖凤,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古老存在。

不论她在何处,如果涉及到她的隐秘事,都有一定的可能性,被她某一缕游弋天地的念头给感应捕捉。

就是说,虞渊和柳莺的谈话,说的一些关乎她的事情,她是有可能知道的。

柳莺惊惧不安,就是怕虞渊的胡说八道,令她在另外一方天地生出感应,从而顺藤摸瓜地寻来。

即便是,一道妖神恶念,都有莫大杀伤力。

虞渊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说她,和神威帝国的一位皇子,生下一个子嗣,是对她极大的侮辱!

她要是人在浩漭天地,在以玄妙妖术,感知浩漭天地的异常动静,以自己的名号为引子寻觅,是有可能聆听到,自己和柳莺谈话的。

要是给她误会,自己和柳莺说她和神威帝国皇子,有了孩子,她极有可能心生不悦。

她的不悦,对自己和柳莺,或许会是一场无妄灾祸!

妖凤,乃是寂灭大陆的一位亘古存在的传说,十级妖神!

年岁悠久的妖凤,在世世代代流传的说法中,还是导致龙族衰落的幕后推手。

在更为久远的时代,人族尚未崛起,还没称霸浩漭天地前,龙族为妖族的至尊,统领天下诸妖,令众生匍匐膜拜。

人族,于那个时代,如蝼蚁般弱小。

龙族和妖族,随意虐杀人族,以人族血肉头颅祭拜苍天。

待到人族,掌握吞纳天地灵气,找到了强大自身的修行方式,一步步壮大,以势不可挡的姿态,在浩漭天地的大舞台粉墨登场时,作为浩漭至尊的龙族,自然是竭尽力地打压。

可人族,杀之不尽,强者辈出,越战越勇!

而龙族,每死一头龙,都是重大噩耗。

渐渐地,妖族内部开始有了分歧……

看出大势不妙的一些妖族,自知人族的强势不可逆转,就要顺势而为,选择和人族休战,共享这方天地。

龙族态度坚决,坚持要力排众议,和人族决一死战。

以妖凤为首的那些妖族,临阵倒戈,最终将矛头指向龙族,并联合人族崛起的大修行者,令龙族的一头头巨龙,永沉深海!

龙族,至此一蹶不振。

选择和人族并肩作战的妖族,得以继续强盛下去,那只妖凤,就是妖殿的创始者之一。

对龙族,对侍奉龙族的隐龙湖而言,那只雄踞妖神殿,长盛不衰,而且几乎是长生不死的妖凤,乃不共戴天的死敌!

只可惜,那只妖凤历经一个个时代,千万年的岁月打熬,早已成为连玄天宗、元阳宗、剑宗都不愿意轻易招惹的恐怖存在。

传言,妖凤大多数时候,只有一道妖魂投影在妖神殿。

其本体真身,很久前就在无垠星河活动,数十年,百年,都未必归来一次。

唯有在妖殿,遇到巨大困境,或者有新的妖神要进入殿堂,妖凤才会从遥远的天外,回归浩漭天地。

如此古老且恐怖存在,不可能垂青神威帝国,区区一个皇子。

连虞渊在上一世,那短暂而璀璨的生命历程中,都没有得到妖凤真身归来的消息,神威帝国的一位皇子,自然绝无可能,和她诞生子嗣后裔。

“是妖凤的某个血脉稀薄的后代,和魏凤的父亲结合,生下了她。”

柳莺揭开了谜底真相,“你如果知道,越是强大的存在,越不可能诞生子嗣,就能理解了。妖凤在极早的那个时代,在同族有过伴侣,可她的伴侣早就战死了。她留下的那些后代,都没有继承她恐怖的血脉,一代代的往下传,血脉反而越来越弱。”

“弱小的血脉,她也根本不在意,死活都不理会。”

“可每隔百年,千年,也有她的隔代后裔,源自于她的血脉,异常的精纯强大。这样的后裔,她才会稍稍关注一点,安排妖殿去照顾一二。”

“若有后裔,来源于她的血脉,令她都惊奇震动,她则是会派遣大妖,带回妖殿调教。”

一番话到了这里,柳莺停顿了下来。

虞渊听明白了,张大嘴,说道:“混杂了人族血统的魏凤,另有一部分血之源头,来自于她?而且,那一部分的血之源头,其实异常的精纯强大?”

柳莺表情严峻,“或许是混杂了人族血统,魏凤早些年,修行天赋很普通,妖凤的血脉都没显现。另外,在她妖凤的血脉没显露前,都没人知道魏凤的母亲,竟然是妖族。她母亲,在那场清洗屠杀中,早就死了,现在也无可考证。”

“就是因为普通,现今的陛下,认为不构成威胁,还一直颇为照顾这个亲侄女。”

“直到,她在她师傅的药汁浸泡下,终于将妖凤之血显现。”

“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不清楚,总之在她妖凤血脉暴露之后,陛下就做出了决定,隐龙湖也在惊闻后,瞬间派出一头七级银霜苍龙。”

“陛下担心,会出现意外,怕妖殿知晓,又秘密求助雷宗和寒yīn宗。”

“结果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柳莺摊开手,告知虞渊,她所知道的关于魏凤的事。

“黑獠军的军长,又是怎么回事?”虞渊再问。

“陛下和那位军长,早就有了隔阂,而魏凤年幼时,就被送往黑獠军,被军长领养着。陛下要人,军长不肯给,就叛国了。”柳莺什么都没隐瞒,将神威帝国的秘辛,一个接着一个,摆在了虞渊面前。

然后才说:“我和你说这么多,是因为我通过陨落星眸,看到你和那个黑白相间的家伙,还有另外一个奇异的,黑黑瘦瘦的女孩,都有隐秘的连系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