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苹果最新下载ios污

“呵,你现在心里肯定在想,纵然被你这毛孩子占了一时的上风又如何,只待我帮了你的忙之后,就是即时干掉我,我又能奈何,终究实力才是硬道理。”

左小多笑了笑道:“你打的肯定是这个主意,否则,你只要去学校门口那边排队就是了,根本不用将我抓来。”

“不错,也有道理。”中年人摸摸下巴。

“所以,你要问的,必然不是一般的事情;是那种需要在事后灭我口,同时还忌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什么的事情,那么,问题就更加的明朗化了!”

左小多冷静的说道:“答案只得一个,你与我们这边的人,不是同一战线。这位大叔,你是巫盟的人!没错吧?”

这个中年人正是方一诺。

话说到这里,方一诺心头的惊讶已经累积到了相当的程度。

这小子头脑之灵光,思路之清晰,已经到了令人发指,甚至是令人忌惮的地步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敢把这一切都说明么?因为你不会在短时间内杀我!”

“你还需要我给你看相,指点祸福迷津……你笃信了我的相法,自然也就害怕我会给你指点一条死路。所以,在没有应验你所求的之前,你不敢杀我。”

“只可惜我说到这里,你又有了新的顾忌。”

左小多平平静静说道:“就是你不敢再相信我给你算出来的任何事。”

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

方一诺瞪大了眼睛,注目于眼前的这个小混蛋。

的确是这么个道理。

话都已经说得这么白了,那么这小子给自己看相,说的话,自己还敢信么?

他说这件事情没有危险,就真的没有危险?

万一有致命之危险,故意陷害自己呢?

他说这件事情有危险,就一定有危险么?

自己若是相信有危险而不去,最终却坏了大事怎么办?

这个责任,我可负得起?

如果他说有危险,自己不信邪的去了,但是真的有危险有怎么算?

方一诺都傻了。

他现在已经在后悔,自己将这小子抓来有何用?

除了就是在给自己添堵,貌似,没啥用啊!

他看着左小多,脸色阵红阵白,眼中时而凶光闪烁,时而充满惊疑不定,还有些迷惘……

老子这是干了什么事儿?

“左大师果然了得,言词间直指要害,分剥利害关键,丝丝入扣。”

方一诺狞笑一声,道:“但是,你这样一说,说得我将你请来这件事,变得全然没有了意义,聪慧如左大师者,以为我会如何做,才更为保险呢?”

左小多道:“我知道我这么一说,你现在就只得一种想法,那就是,干脆不看了,不再听我胡扯,直接把我杀了,一了百了,至少落得个省心。以后遇到事情该咋办就咋办。”

方一诺喃喃道:“左大师你实在是太聪明了,但左大师可知,聪明人过于卖弄聪明,却是难得长寿,更难得善终。”

左小多淡淡道:“无所谓,至少阁下杀不了我,如阁下这般杀气盈身,死气满面,霉运罩顶,死劫已经近在眼前,难得侥幸的面相……可是不大多。”

“而能够指引你避开这一劫的,整个天下,也就只有我而已!”

左小多眨眨眼,道:“除了我,谁也不能救你。你若动手杀我,就等于自杀,恩,自己葬送最后一条生路,自己杀死自己。”

“否则,你以为我何必要将一切尽都说破,让你更加的忌惮我呢?!”

左小多淡淡的笑了笑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难办?多疑如你,怕死如你,还敢对我下杀手吗?”

方一诺挠挠头,当真陷入进退维谷之地。

这小子说的,委实是大有道理。

即便明知道这小子所言多半是胡说八道,让自己心生忌惮,不敢下杀手,但是……

万一……他说的是真的呢?

杀了他,或者真的将自己的生机也一并斩杀了?

这小子的眼睛真是太毒了,看透了自己怕死兼多疑,即便明知道这小子是在胡说八道,却仍是不敢赌啊!

毕竟“左大师”的名头实在太过响亮,铁口直断,无有不中的名气,实在太响了!

思来想去,方一诺赫然发现,自己将这小子抓来,竟是徒然招惹来一个大麻烦!

放?放不得。

刚才为了想让他看相,已经暴露了本来面目。

一旦放他走,便是后患无穷。

杀?杀不得。

真的有可能杀了他自己也跟着逃不脱,懵懵懂懂步入死局,身死道消。

如他这种人,想三步看五步真正走的也就一步,怎敢妄动?!

可是让他看相?仍旧是不敢相信了的!

那我抓他是为了啥?

方一诺此刻的心态是崩溃得,比之没头苍蝇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那……左大师,您说,我应该将您怎么办?”方一诺虚心求教。

现在这局面,进退两难,死生陌路,实在难办!

“我哪知道你应该把我怎么办,我说什么你能听,敢听?”

左小多很惊奇:“这事儿,你问我?”

方一诺看着左小多,左小多也看着方一诺,两人大眼瞪小眼,一时间齐齐无可奈何,相对无言!

左小多百般筹谋脱身之计,但在这种情况下何能脱身?

对方除了实力惊人之外,更是一个极端多疑且极端怕死之人。

这种人除非能够明确确定自身生死安全,才有回旋余地,但他若有了回旋余地,那就是左小多自己杀星照命了,对方绝对不可能放过自己,留下隐患的!

以其多疑的个性,再给方一诺一千个一万个胆子,他也不能放,不敢放!

同样的,再给他多少个胆子,也不敢杀,杀了左小多就是自绝生路;

可让左小多指点迷津,仍旧是再多胆子也是不敢听取的!

这局面,居然是以诡异的态势僵住了。

方一诺来回踱步,一边走一边喃喃地怒骂;他不是骂左小多,而是在骂自己。

脑子抽了吧!

居然做出这等奇葩事情,纯粹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!

左小多也自挠头,也在来回踱步,绞尽脑汁的思量,怎么才能安全脱身?

想来想去,两人都是百般无计,几乎不差先后的发出一声长叹。

面面相觑之下,两张脸上遍布满满的无奈。

左小多抱怨道;“那个谁,你说说你这事儿办的……这叫什么事儿!”

方一诺心中对这句话赞同到无以复加,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:“谁说不是呢……”

拍拍脑袋,突然灵机一动:“要不我将你交上去,交给巫盟此地负责人,让他们头疼去……”

左小多哼了一声:“好啊,相信巫盟负责人该当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,你说我要是告诉他们,你是此次巫盟动作的关窍所在,你将会影响这次大局动荡,阁下会落个什么下场呢……”

“就算他们不问青红皂白的直接将我杀了,却还是会将你的生机也一并带走了,结果仍旧!”

“你还是活不成!”

方一诺懊恼到了极点的跌足长叹,连声骂道:“他妈的他妈的他么的!”

左小多一屁股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,怒道:“还敢满满的脏口,你这混蛋害得我学都上不成,你还有理了?……我饿了,赶紧去给我买点吃的,我要吃包子!”

“包子?我特么看你长得像个包子!”

方一诺一跃而起,面容狰狞:“你小子这是将我当成了你家佣人了,真当我不敢动你么?”

左小多大怒道:“我就看准你怕死了!你敢不听话老子就在你面前自杀!信我一句话,只要我死了,你就再别想活了!”

“现在被你抓来,我也不抱逃走的打算了;现在早做决断,还能带你一起走,至少不亏本,一旦时间拖得久了,你的危机过去了,终究还是会杀我的……倒不如干脆些,自己了断,一拍两散!”

“你敢!”

方一诺的声音都气得变调了。

一时间,方一诺感觉愈发的不好了,仿佛乾坤颠倒了。

明明是老子抓来一个人质,想要让自己更安全,更有生存本钱,可拿他无计可施不说,还要被这小子用自杀反过来要挟我这个绑匪去给他买吃食,买包子!

这特么没天理了啊!

“我再说一遍,我要吃包子!”

左小多捂着肚子:“我要韭菜豆腐馅儿的,不要那种半斤的大的,我要那种一两半一个的小的;韭菜要无公害的绿色蔬菜那种;豆腐要浆豆腐,不要膏豆腐。”

方一诺七窍生烟:“饿着吧你!”

“你不去买,我就从现在开始绝食,饿死为止!”

左小多满脸尽是宁死不屈的表情:“宁可绝食而死,不可一顿不吃!”

方一诺捧着自己肚子呼呼喘气,感觉自己的肚皮已经被气得快要炸开了。

我这到底抓来了一个什么玩意啊?!

左小多眼珠转了转,道:“如果你实在拉不下面子,那你也可以选择放了我,我自己去买包子……我可以对天发誓,不暴露你,如何?”

“不行!”

方一诺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了。

开玩笑,你从这里走出去,想要说啥谁管的了你?

还对天发誓?

特么的这边的天还能保护我这个巫盟的人?

那样我还不如自首……

“那怎么办?你把我困在这里不要紧,可你也哪儿都去不啊,我可不想你个老男人一天天的盯着我。”

左小多道:“不,还不止盯着我,还要跟我更近距离的接触,因为你还要不断的带着我躲避追捕,我告诉你,你今天抓了我算是摊上事儿了,你摊上大事儿了!”

方一诺心烦意乱,道:“你闭嘴!”

他哪能不知道摊上大事儿了?

就在刚才那短短的时间里,七八道化云神念,在整个凤凰城上空来回的穿梭!

超过三十道以上的婴变神念,直接以地毯排布一般的方式往前铺……

“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?”

方一诺的心境是震惊的,还有崩溃的!

因为,他还察觉到,隶属于巫盟势力的化云高手神念力量也在大肆寻觅!

之所以如此笃定,只因为那股神念力量,他很熟悉,正是那星使的神念力量。

这个发现,让方一诺更加的不敢冒头了。

就刚才,他溜到了门边稍稍感应了一下,发现大家焦虑的状态越来越盛,有一道化云神念,干脆就是从西到东从南到北那样的一遍遍犁地寻找,一点点的来回排查!

整个凤凰城上空,无数的高手飞来飞去,全方位混无死角、

浩荡神念,如同夏天大雨前的无数蜻蜓在低空飞翔,数不清有多少的那么多,那么多,那么多……

“我勒个日……”

方一诺确认这个现实之余,登时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“老子这是捅了马蜂窝了?”

正要回头问,却感觉有些不对,左小多竟然早已经悄无声息的靠了过来。

一刀捅在他的背心!

方一诺初初还没在意,以左小多不过初踏先天级数的浅薄修为,就算让他敞开打,那也是破不开以为化云强者的护身元能的。

但跟着就感觉到背心痛了一下,急疾一个回身,将左小多整个按在地上,狰狞的骂道:“特么的小兔崽子,老子不杀你,你倒是大胆,痴心妄想的想要反杀老子!”

左小多被他掐住脖子按在地上,一脸视死如归:“左爷我就动手了!你怎么滴吧?你敢杀我?你动手啊!”

方一诺一下子愣住了。

麻痹,老子不敢!

看着这个被自己掐住了脖子的蝼蚁,方一诺不禁悲从心来。

特么的这叫什么事儿?老子谨慎小心了一辈子,保命全生为第一优先,怎么就偏偏遇到了这等奇葩事情?

别人能杀我,我却不能杀他?

真是日了狗!

“小混蛋,你用的什么兵器?居然差点破了我护身灵气……”

方一诺哼了一声,就去翻找。

左小多奋力挣扎,大骂道:“老王八蛋,你敢动小爷的飞刀,不光小爷不放过你,还有大人物等着你呢!”

他此次拿出来偷袭的,正是南叔叔送的龙血飞刀。

之所以拿出龙血飞刀,左小多有两重考量。

首先,龙血飞刀在上一次第一次第二次使用的时候,可是直接捅穿婴变强者的手,而且随着扎过去,对方跟着就废了!

虽然对方是化云强者,实力层次远非婴变修者能比,但万一能将眼前这个家伙一刀扎透背心呢?

不说能够即时解除危机,光是龙血飞刀饱餐一顿的好处,就足够自己让修炼到丹元境以上的境界吧!

其次……对方多疑怕死至此,还兼有化云强者的身份,那么想必也是博闻强记之辈,自己手上的这口龙血飞刀明显很有名,秦老师明显就是知道这龙血飞刀的来历,却连说都不敢说出口,此后一直都在帮自己保密……

那么这个人,也许识得这龙血飞刀呢?

若是认识龙血飞刀的话,那就有很大机会因为顾忌南叔叔而放了自己,至少更加的不敢伤害自己!

再退一万步说,既没有杀死对方,对方也不认识龙血飞刀,被对方将龙血飞刀当做宝贝抢走了,仍旧不是坏事。

自己不死的话,只要请老爸给南叔叔打个电话:你的飞刀被抢走了,你去拿回来。

眼前这家伙自然就死定了!

如果自己死了,也不会赔本。

龙血飞刀最终落在了谁的身上,谁就是凶手!

这个王八蛋,终究还是也逃脱不了!

这就是左小多的全部想法了,再如何,我死也能拉个垫背的!

方一诺强行将左小多的右手扳过来,狞笑道:“小王八蛋,敢用刀偷袭我……倒是想不到你小子身上还有宝器……这倒是便宜了我……大人物等着我,那这玩意就是大人物给你的宝贝了,让老子瞧瞧,欣赏一下是啥好东西。恩,这个红的……红的……红红的……卧槽!!”

…………

【我才不会说这章赶两章的量这种事,求个票好不啦。】